Cookies   I display ads to cover the expenses. See the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rmation. You can keep or reject the ads.

Video thumbnail
「幹你娘」不應該是髒話
已經 2017 年了 我覺得「幹你娘」很適合
我愛罵髒話 外面他媽的閉嘴
(饒舌歌手 Waka Flocka Flame - 刺青旅行)
Waka 是家人叫我的 那是我奶奶叫我的名字
因為芝麻街 Fozzie 熊而取的名字
Flocka Flame 是我朋友取的 現在叫 Gucci Guap
他說「Waka flock the flame」
我就說「他媽什麼是 Waka Flocka Flame」
我以前會抵抗「我才不是 Waka Flocka Flame」
我的名字是 Waka 我是瑞文代爾沃克
我後來就說 你知道嗎 去你的
我是 Waka Flocka Flame
我的第一個刺青在手指上
我 15 歲要轉 16 歲時它寫著「打鬥部隊」
我的朋友曼諾 他在青年監獄時學的
我們用了迴紋針和他做的槍 就 就戳我
我喜歡那是個垃圾 我覺得比較像街頭
「打鬥部隊」是我們社區的一群年輕人
我們需要守護人 很多人都沒有
所以我們互相守護 我們就自稱「打鬥部隊」
但我有重新刺過 以前的很糟糕
其實 我的手上有「Souh Side」
我來自「Souh side 南區」所以是 S O U H
我是說非洲英文 我當初很嚴厲
在那之後 我認識了 Gucci
也是我刺了「So Icey Boys」和「ENT」的時候
其實當初是藍色和白色
但我的白色刺青遭感染 所以我就把顏色刮掉
加上火焰 我心想 我準備好了
我是真貨 我是暴徒
這裡有個「Rahleek」那是我去世的弟弟
我要給你看我最喜歡的 這四個刺青
有個男人在監獄裡往外看
有個法官的手握著木槌
有個人雙手拿槍指向窗外 還有一個墳墓
背後的啟發是
這些都是我小時候一般會看見的
這是很野蠻的生活
我當時覺得有朋友坐牢很酷
但那不是該發生的 而且是百分之百
每個人 每個家庭裡都有某人去世
我在脖子上刺「割喉」我心如刀割
我想把痛苦放在身上 因為我從不跟大家說話
我只想把壞事放在心裡 在我的皮膚上
所以「割喉」我一生都碰過混帳
所以我得加入 不是被割就是去割
但這是我最喜歡的刺青
我記得刺這個時 我的生活很瘋狂
當我一開始饒舌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
那十分打擊我
我會在某個週末央求媽媽借我 300 塊去表演
回家後就有 6 萬塊在口袋裡
你知道我到了週一時去做什麼
我只剩下 1200 塊 我把錢花光了
買了房子 買了電視 付清大家的債
我們去逛街 我的生活太瘋狂
因為經歷那些之後 我開始實驗
不同的藥物毒品 太多酒精
現實開始浮現 像在說「你是他媽的實驗老鼠」
你就像是實驗室的老鼠
這就是為什麼我有這個刺青
我刺這個時 我刺了一個骷髏人
因為我認為最後一次看見靈魂
便是從骷髏人出來的
不到六個月後 我在這裡被射到
它彈開 打到骨頭 往下 打到我的肋骨
弄碎我的肋骨 一顆子彈 完全穿透
距離我的脊髓五公分
一顆他媽的子彈
一顆子彈我被射到四次
所以當我在復健時 我逐漸進化為目前的人
這邊的骷髏頭很私密 我到死都會保守這個故事
但其實有四個 我有骷髏頭 我有一匹狼
我覺得他們會讓狼玩嘻哈 有恐怖小丑
我一向喜歡恐怖小丑
我也喜歡馬戲團小丑
我一直覺得有小丑混帳在鬧我
如果你要當小丑 我就把你變恐怖小丑
那只是 Waka 很怪異的想法 我當時很年輕
我們為了晉升而殺朋友 但我們只是在殺同種類
上帝保佑我們 當我進入真實社會
那比打仗還難 有人會說
嘿 你有企業帳號嗎 你的信用如何
嘿 你有房地產嗎
我心想 幹他媽 我要回街頭生活
我愛大麻 大麻是一切
那比抓一些大麻 捲起來抽 還有意義
然後還這樣咳嗽
它給我靈感 我的背部有鮑勃馬利的刺青
跟骷髏人面對面 就是從那冒煙的
我有個刺青 是某次跟 Steve Aoki 聚會時
我忘記他刺青的名字
就像有六塊肌的大腳怪
Steve 也有一樣的刺青
我不後悔任何刺青 才不 我不這麼做
但我後悔肚子上的 Waka Flocka Flame
那蠢到爆
為什麼要把名字放大刺到肚子上
刺肚子很痛
我的奶奶和媽說「別碰你的臉」
我曾想要刺 我現在才不會搞我的臉
我對我媽和奶奶發誓 我永遠不會刺我的臉 永不
我想要全身都刺青 從上到下
記得刺青這件事有兩個角度 你會被評論
所以別抱怨別人評斷你
但另一方面 就去做吧 抒發你自己
沒有痛苦 沒有榮耀 沒有榮耀 沒有刺青